今天是:2020年6月6日 星期六 天气预报:  
新闻中心
联系我们

联系人:郝溥/严永清(先生)
电    话:0551-63826833
传    真:0551-63826829
手    机:13013091125
邮    编:230601
邮    箱:
tnhrq@126.com

地    址:合肥经济技术开发区翠微路东海花园5号楼6A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资讯  
全国新一轮限电限批 化工业首当其冲
日期:2011年10月10日 浏览[894]

      前不久,国家发改委公布了各地区上半年节能目标完成情况,结果并不乐观。在国家发改委所确定的预警等级上,内蒙古、甘肃、青海、宁夏、新疆等8个地区预警等级为一级,显示节能形势十分严峻;河北、江苏、浙江、陕西等8个地区预警等级为二级,显示节能形势比较严峻。这些节能形势严峻的省区数量,占到了统计总数的一半以上。

  在这种情况下,各地开始陆续出台各种措施,预示着新一轮限电、限批的开始。

  无疑,这次还是化工行业首当其冲。

  化工能耗确实出现反弹

  从各地政府部门公布的统计数据看,化工在各地能耗增加过程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甘肃省工业和信息化委员会9月公布的数据显示,上半年甘肃单位GDP能耗不降反升。今年上半年,甘肃万元GDP能耗上升1.2%左右,规模以上工业单位增加值能耗比去年同期增长1.55%,没有按计划完成万元GDP能耗下降3.2%、万元工业增加值能耗下降3.6%的目标任务。有关方面表示,能耗持续走高有多方面的原因,但高载能行业能耗增速大是重要原因,其中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能耗呈两位数以上增长。

  今年上半年,内蒙古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综合能耗为6244.57万吨标准煤,同比增长14.3%。随着当地一些大型煤化工项目的投产,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能耗增幅高达39.8%,拉动全区能耗上升4个百分点。此外,今年一季度内蒙古单位GDP能耗同比上升0.96%,不降反升,主要原因是当地电石、烧碱、聚氯乙烯、焦炭等耗能产品产量增长迅猛,带动了全区单位GDP能耗快速增长。特别是包头市公布的数据显示,上半年化工行业能耗占当地总能耗的比例很高。其中,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能耗同比增长6.8倍,增幅远高于全市平均水平,是带动当地能耗大幅增长的重要原因。

  湖南省统计局最近公布,1~5月全省规模工业综合能耗2741.54万吨标准煤,同比增长9.3%。其中,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石油加工炼焦及核燃料加工业等六大高耗能行业综合能源消费合计为2164.67万吨,占规模工业能耗比重的79%,综合能耗同比增长7%。其中,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能耗同比增长3.9%。

  今年1~5月,重庆市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综合能耗为1405.09万吨标准煤,同比增长17.3%;同期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能耗同比增长4%。其中无机碱制造业、有机化学原料制造业和氮肥制造业3个分行业能耗为175.17万吨标准煤,占化工行业总能耗的73.5%,较去年同期增加0.9%。

  今年上半年,陕西榆林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综合能耗1049.2万吨标准煤,同比增长14.4%。

  七成以上的行业能耗上升,其中增速超过10%的行业有14个,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是其中之一,拉动全市能耗增长4.5个百分点;该行业能耗增速超过全市平均增速,同比增长22.9%。

  今年上半年,广西柳州市规模以上工业综合能耗为426.09万吨标准煤,较去年同期增长8.08%,虽然化学原料及化学制品制造业能耗比同期有所下降,但仍为53.10万吨标准煤,居全市第二。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对此,一些专家作出了分析。

  受“十二五”开局影响。中国石油和化工联合会产业发展部行业处副处长李永亮告诉记者:“我知道上半年化工行业的能耗增长比较快。主要原因有两个,一个是今年行情比较好,企业的开工率普遍较高;二是今年是‘十二五’开局之年,各地新上的项目比较多。”

  中国化工节能技术协会秘书长王文堂对记者表示,去年下半年,为了完成“十一五”节能指标,很多化工企业都处于减产的状态。而到了今年上半年,一些高耗能的企业没了节能压力,恢复正常生产,因此今年上半年化工行业能耗比较高。

  陕西榆林一位负责人表示,“十一五”目标完成后,原停产、限产的高耗能企业恢复生产,使高耗能行业出现反弹倾向。另外,淘汰落后产能的速度逐步放缓,对节能降耗的贡献越来越少。

  受社会消费拉动。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能效中心主任杨宏伟表示,化工产品绝大部分是生产其他终端消费产品的投入品,社会消费品需求增大,就带动了化工品生产。他还指出,上半年,部分企业考虑到夏季供电比较紧张,安排错峰生产,即提前完成生产计划,无形中也导致能耗较高,加大了节能压力。

  受产业结构制约。河南省石化协会一位负责人以当地的化工结构为例分析称,河南化工“两高一资”的痕迹很重,精细化、深加工产品严重不足,导致能耗高。目前,当地用作原料的能源占化工总能耗的40%,高耗能的产品主要集中在合成氨、甲醇、氯碱、纯碱、电石、黄磷等行业。

  地方政府再挥“三板斧”

  就在前不久,国务院印发《“十二五”节能减排综合性工作方案》,把全国节能减排目标分解到了各地区。《方案》还表示,为了完成节能目标,对能耗超过限额标准的企业和产品,各地可加大差别电价、惩罚性电价实施力度;对年度减排目标未完成的企业,要实行阶段性环评限批。

  为了保证节能减排任务的完成,国家有关部门把处置权下放给各地政府。

  而各地政府的杀手锏,无疑就是一贯的“三板斧”:限电。

  从今年6月开始,浙江省正式对超额用能企业实行惩罚性电价。目前,该省已针对烧碱、焦炭、电石、黄磷、合成氨等高耗能化工产品制定了能耗限额标准,超限额标准用能的电价要加价:超过限额标准1倍以上的企业,将在标准电价基础上每千瓦时加收0.3元;超过限额标准1倍以内的,实行标准电价基础上每千瓦时加收0.1元。

  6月底,云南省工信委发布了4份企业资源能源消耗考核通报,对25家企业给予黄牌警告,涉及黄磷、电石、合成氨以及电解铝等企业。这些企业因能耗严重超标、未及时上报能源统计报表等原因被警告。据了解,该省被连续3次列入黄牌警告名单的企业,将面临不予进行产业政策认定,或列入强制性淘汰范围等惩罚措施。

  8月底,青海省经济委员会有关负责人表示,针对今年上半年工业能耗水平出现反弹的情况,拟停止核准和审批碳化硅、纯碱项目,以及不进行深加工或不供给省内下游企业进行深加工的电石、焦炭、电解铝等项目。此外,该省将择机对已建成的高耗能项目采取差异化电价政策,并对拟投运高耗能项目进行审查,对不符合规定的项目不予批准供电。

  9月9日,甘肃省工信委在全省工业节能工作会上表示,针对上半年全省节能降耗所面临的严峻形势,将对包括化工在内的高耗能企业停电停产;严格执行能耗限额标准,对能耗限额标准不达标企业的超出部分电量,将按相关规定执行惩罚性电价;切实做好淘汰落后产能工作,列入今年关闭计划的小企业必须按时关闭;对单位能耗不降反升重点企业,实施新建项目延期投产、既有重点用能企业以修代限,以及部分高耗能企业停电停产等应急措施。

  9月下旬,江苏省经信委表示,对节能目标完成进度滞后、被列入一级预警的地区,将暂停审批、核准和备案高耗能的新建及扩能项目,涉及化工、造纸、钢铁、建材、多晶硅等;对列入一级和二级预警的地区,已建成的高耗能项目将暂缓接电。该省前不久还举行了一次节能专项执法行动,发现127家企业使用451台国家明令淘汰的落后用能设备,有3家企业、3个产品单位能耗指标超过规定限额,其中不乏化工企业。下一步,该省将对这些企业加强跟踪督查,并对这些企业实施惩罚性电价。

  坚持节能改造终是正道

  面对各地卷土重来的限电和限批等政策,化工企业该如何应对呢?

  李永亮对记者表示,国家“十二五”节能方案对于各地能耗增长多少都有相关指标,与全国能耗总量是挂钩的。各地会按照国家的指标来发展相关产业,如果能耗太高了肯定会控制。目前,各地限电或限批,对化工行业肯定有影响,因为会抑制高能耗产业的扩张,倒逼企业转型升级、淘汰落后产能。因此,化工企业应该积极应对。首先是在上项目的时候就做好评估,尽量采用一些节能工艺;其次是对于已经上的项目,要在工艺上加强节能技改,采用一些先进技术,降低能耗。

  此外,他认为合同能源管理是一个很好的新形式,化工企业可以很好地利用该措施节能。

  杨宏伟指出,“十二五”化工行业面临很大的节能压力,但通过努力是可以实现的。一是把分母做大,提高产品质量,在消耗同等能源的情况下,尽可能获得更大的工业增加值;二是要树立“大节能”、系统节能的观念,化工行业内部能耗分布不均,需要通过调整优化,实现能源总量和排放总量的控制;三是通过技术革新,工业流程升级改造,从生产源头实现节能,炼油工业、电石生产等都可如此。

  据了解,多次经历“严打”的化工企业已经慢慢找到应对之策了。

  有的企业准备关停。江苏吴江一家小型染料生产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当地最近出台专项政策,计划用3年时间关停并转100家小化工企业。相关政策规定,自愿关停并转的化工企业,市财政按拆除的生产设备、生产厂房评估值补偿35%,每个企业奖励10万元。“由于企业能耗较高,加上之前效益也不太好,所以我们打算关停算了。至于还开不开,看看再说。”这位负责人如是说。

  有的企业计划转产。位于北京市丰台区的首钢建材化工厂就是其中之一。据记者了解,经丰台区经信委牵线搭桥,这家有近2000名员工的工厂正在酝酿转产,计划整体并入一家国企,转而生产应急救援装备。而江苏泰兴一家生产铅酸电池的企业负责人表示,由于铅酸电池耗能高,且生产过程中污染严重,他们打算关闭生产线,开发节能灯产品。

  更多的企业继续进行节能改造。

  作为当地规模较大的氮肥生产企业,湖北三宁化工股份有限公司正在旗下分厂进行合成氨装置节能改造。该公司采用汽轮机拖动造气鼓风机运行的功热电联产节能技术,不仅节能效果明显,还可将多余的能量转化成电能。该公司一位工作人员表示,新节能项目每月可节约电费支出11.34万元,运行3个月即可收回投资。

  甘肃瓮福化工有限责任公司也正在进行技术改造升级。今年以来,该公司对浓缩系统、硫酸站、磷酸一铵循环水系统等装置实施了改造,提高了产品的有效生产时间,延长了系统的清洗周期。该公司还通过对标考核、优化生产工艺指标、稳定装置长周期运行等措施,使消耗指标大幅下降。

  对化工企业来说,真正的应对之策,只有坚持节能改造。

  由于上半年节能形势不容乐观,各地开始陆续出台措施,进行新一轮的限电、限批。

上一篇:中国钛白粉企业分布状况及生产类型
下一篇:国内钛白粉收益与压力共存